称自己就是给韩国钊跑腿的

检方出具的证言中,有人说受雇为李万勇办事,李万勇说自己是现役军人,着手筹办基金委员会,让其帮忙设计基金会的徽章、旗帜。还有人说是赵东明的专职司机,饭局上听到赵东明等人和李先生说出钱买车等事。但李万勇和赵东明都否认,称证人证言不属实。

法庭上,李万勇否认策划及参与诈骗,称自己就是给韩国钊跑腿的,没听说过被害人李先生。对于公诉人的很多问题,他都称记不清了。

李万勇说,印章都是韩国钊给他的。公诉人问:韩国钊为什么给你?李万勇不耐烦地说:你问他去。还举例子反问公诉人一系列问题。当公诉人重复问一个问题,他说道:我已经说过了,不再回答。

法官提醒李万勇,对于公诉人的问题如果不知道就说不知道,不能反问。李万勇不说话。公诉人又问他:你能不能如实回答问题?李万勇大声说:现在我不回答你。

公诉人说,警方曾在李万勇的住处搜出了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印章等,问李万勇是怎么回事。庭审一下子火药味十足。

随后到庭一起参与质证的韩国钊、赵东明也否认诈骗,称李先生的陈述百分之八九十不属实,李先生多数是听杜某介绍的情况,他们没有说过筹备基金委员会的事。

经过法官提醒,庭审才又继续进行。李万勇回答问题还经常说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