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投信托的相关产品应该是单一信托项目

重整是避免、预防破产清算的一种手段。一位长期从事破产重组业务的律师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:在经过司法程序后,对债务人的负债进行调整、梳理、安排,从而完成债务重组和清理。

而山西信托、北京信托的项目都先后进行过多次延期。中投信托的相关产品应该是单一信托项目,暂无投资人压力。

对于大部分人而言,知道山西煤商邢利斌,是因为他2012年初,在海南三亚一掷7000万元,给女儿办了一场极尽奢侈的婚礼。在婚礼之后,关于煤商的财富来源、生活方式,曾经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讨论。

两年之后,邢利斌终于承认自己无力偿债。11月29日,山西省柳林县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受理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及其下辖公司等12家企业的重整申请。根据柳林县人民法院公布的数据显示,目前联盛集团财务状况堪忧,金融负债近300亿,已基本失去债务清偿能力,且面临欠缴税款、职工养老保险金、工程款、材料设备等多项财务问题。其中,与联盛集团有担保关系的民营企业有10多家,所欠信贷资金规模超过200亿。

有迹象显示,联盛集团跟一些较大的债权人做过沟通,在法院受理重整申请之后,才通知了小债权人。其在柳林县法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,并无债权人代表出席。

尽管联盛负债累累,其下属企业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发过工资。但是联盛集团一直向所有债权人表示,自己按照计划还款没有问题。

其中,吉林信托方面已经证实,其管理的吉信松花江【77】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即将到期。截至12月2日,融资方进项信托专户转款1000万元。

据此前媒体报道,联盛集团债务,涉及国开行、招行、交行、北京信托、中投信托、吉林信托等多家金融机构。

据了解,联盛集团聘请的律师,是北京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郑志斌。郑被认为是中国破产法领域最有影响的律师之一。

福裕能源是联盛能源的关联企业,其控制人同为邢利斌、李凤晓夫妇。在多只联盛的信托计划中,福裕能源先后作为借贷方、担保方出现。

但对于金融机构而言,这位吕梁首富,当时已经是强弩之末。煤价不断下降,邢利斌的联盛集团,开始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。与联盛集团有借贷关系的银行和信托,纷纷开始关心联盛的偿债能力问题。

柳林县人民法院此前表示,本次重整将保证各金融机构的本金不受损失。

我们会坚持要求联盛集团全额兑付信托本金和收益。不可能让投资人蒙受损失。一位吉林信托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表示,到目前为止,联盛集团仍向吉林信托表示,正在积极筹措资金。

据此前媒体报道,为联盛提供过贷款的机构包括国开行、晋商银行、交通银行、招商银行太原并州路支行、华夏银行太原五一路支行、深发展天津滨海支行、柳林信用社等,以及北京信托近50亿元、山西信托10亿元、中投信托10亿元、吉林信托10亿元。

据前述律师解释,重整过程中,先要对企业的所有资产、债务情况完成清查。然后对企业拖欠税款、职工薪酬等全部偿清。之后才是各种金融机构的债权处理,其中可能会涉及债务减免、免息、展期、提前到期等情况。

我们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联盛计划重整的事情。一家金融机构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