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部给了你

总是被优美的汉字组成的篇章所吸引,一遍遍的读,始终觉得汉字是最美的语言但不是最好听的文字。

如果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令其疯狂.可我疯狂了这么久为何上帝还不把我毁掉。

你给我一滴眼泪,我就看到了你心中全部的海洋。

我忘了哪年哪月的哪一日 我在哪面墙上刻下一张脸 一张微笑着 忧伤着 凝望我的脸 。

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那麽多,你能给的也只有那麽多,在这个狭小的圈子里,有些人要进来,就有一些人不得不离开。

时间没有等我,是你忘了带我走 ,我左手过目不忘的的萤火,右手里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。

我们微笑着说 我们停留在时光的原处 其实早已被洪流无声地卷走。

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,谁是谁生命的转轮,前世的尘,今世的风,无穷无尽的哀伤的精魂. 最终谁都不是谁的谁。

每当我看天的时候 我就不喜欢再说话 每当我说话的时候 我却不敢再看天。

一年一年的活着 花落归根,一层又一层 最后埋在自己一生落下的花层里 死和活都是一番梦境 现实有现实的空间 梦并不容易实现 醒来时才突然发现 自己一直都在幸福的旁边。

总是被优美的汉字组成的篇章所吸引,一遍遍的读,始终觉得汉字是最美的语言但不是最好听的文字。

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,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,忘记了他的笑容,忘记了他的脸,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,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。

我每天都在数着你的笑,可是你连笑的时候,都好寂寞。他们说你的笑容,又漂亮又落拓。

我就像现在一样看着你微笑,沉默,得意,失落,于是我跟着你开心也跟着你难过,只是我一直站在现在而你却永远停留过去.

曾经也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可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,而那个笑容,就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,无法泅渡,那河流的声音,就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唱。

我好喜欢四维,我喜欢他的忧伤,喜欢他忧伤的句子。和他又一样的爱好,喜欢仰望天空。

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,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来时的路,我不但的回首,伫足,然手时光仍下我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。

我们微笑着说 我们停留在时光的原处 其实早已被洪流无声地卷走。

我想知道 那些仓皇南飞的鸟群 究竟带走了谁的思念。

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,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,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。

你给我一滴眼泪,我就看到了你心中全部的海洋。

我不喜欢说话却每天说最多的话,我不喜欢笑却总笑个不停,身边的每个人都说我的生活好快乐,于 是我也就认为自己真的快乐。可是为什么我会在一大群朋友中突然地就沉默,为什么在人群中看到个相似的背影就难过,看见秋天树木疯狂地掉叶子我就忘记了说话,看见天色渐晚路上暖黄色的灯火就 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方向...

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,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,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。

如果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令其疯狂.可我疯狂了这么久为何上帝还不把我毁掉。

在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,我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,穿过紫堇,穿过木棉,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。

我好喜欢四维,我喜欢他的忧伤,喜欢他忧伤的句子。和他又一样的爱好,喜欢仰望天空。

你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时候的样子,因为只有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,我才最寂寞。

那些以前说着永不分离的人,早已经散落在天涯了。

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,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来时的路,我不但的回首,伫足,然手时光仍下我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。

每个人都是一个国王,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跋扈,你不要听我的,但你也不要让我听你的。

你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时候的样子,因为只有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,我才最寂寞。

寂寞的人总是会用心的记住他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,于是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你 在每个星光陨落的晚上一遍一遍数我的寂寞。

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你背上行囊,看没有看过的山,走没有走过的水,挥霍没有挥霍完的青春,纪念 无法纪念的纪念

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,谁是谁生命的转轮,前世的尘,今世的风,无穷无尽的哀伤的精魂.

这个城市没有草长莺飞的传说,它永远活在现实里面,快速的鼓点,匆忙的身影,麻木的眼神,虚假的笑容,而我正在被同化。

郭敬明语录

我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,我全部给了你,但是你离开了我,你叫我以后怎么再对别人笑。

时间没有等我,是你忘了带我走 ,我左手过目不忘的的萤火,右手里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。

一年一年的活着 花落归根,一层又一层 最后埋在自己一生落下的花层里 死和活都是一番梦境 现实有现实的空间 梦并不容易实现 醒来时才突然发现 自己一直都在幸福的旁边。

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你背上行囊,看没有看过的山,走没有走过的水,挥霍没有挥霍完的青春,纪念 无法纪念的纪念

我想知道 那些仓皇南飞的鸟群 究竟带走了谁的思念。

你笑一次,我就可以高兴好几天;可看你哭一次,我就难过了好几年。

韩寒语录

青春是一滩水,无论是摊开还是紧握,都无法从指缝中淌过单薄的年华。

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。

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那麽多,你能给的也只有那麽多,在这个狭小的圈子里,有些人要进来,就有一些人不得不离开。

你给我一滴眼泪,我就看到了你心中全部的海洋。

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那麽多,你能给的也只有那麽多,在这个狭小的圈子里,有些人要进来,就有一些人不得不离开。

时间没有等我,是你忘了带我走 ,我左手过目不忘的的萤火,右手里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。

这个城市没有草长莺飞的传说,它永远活在现实里面,快速的鼓点,匆忙的身影,麻木的眼神,虚假的笑容,而我正在被同化。

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,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,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,看天,看雪,看季节深 深的暗影。

不是每一次努力都会有收获,但是,每一次收获都必须努力,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不可逆转的命题。

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,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,被我们遗忘了。

歌声形成的空间,任凭年华来去自由,所以依然保护着的人的容颜不曾改和一场庞大而没有落幕的恨.

一只野兽受了伤,它可以自己跑到一个山洞躲起来,然后自己舔舔伤口,自己坚持,可是一旦被嘘寒 问暖,它就受不了。

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东西,总一天会变得面目全非。时光没有教会我任何东西,却教会了我不要轻易地相信一个神话。

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,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,忘记了他的笑容,忘记了他的脸,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,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。

你笑一次,我就可以高兴好几天;可看你哭一次,我就难过了好几年。

朋友总为你挡风遮雨,如果你在很远的地方独自承受着风雪,而我无能为力,我也会祈祷,让那些风雪,降临在我的身上。

遗忘 是我们不可更改的宿命。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没有对齐的图纸 从前的一切回不到过去 就这样慢慢延伸 一点一点的错开来。也许 错开了的东西 我们真的应该遗忘了。

我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,我全部给了你,但是你离开了我,你叫我以后怎么再对别人笑。

朋友总为你挡风遮雨,如果你在很远的地方独自承受着风雪,而我无能为力,我也会祈祷,让那些风雪,降临在我的身上。

你给我一滴眼泪,我就看到了你心中全部的海洋。

每个人都是一个国王,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跋扈,你不要听我的,但你也不要让我听你的。

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那麽多,你能给的也只有那麽多,在这个狭小的圈子里,有些人要进来,就有一些人不得不离开。

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风景,听陌生的歌,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你会发现,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。

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,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来时的路,我不住的回首,伫足,然而 时光仍下我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。

每当我看天的时候 我就不喜欢再说话 每当我说话的时候 我却不敢再看天。

在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,我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,穿过紫堇,穿过木棉,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。

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,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,被我们遗忘了。

我忘了哪年哪月的哪一日 我在哪面墙上刻下一张脸 一张微笑着 忧伤着 凝望我的脸。

你笑一次,我就可以高兴好几天;可看你哭一次,我就难过了好几年。

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风景,听陌生的歌,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你会发现,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。

总有一天我会从你身边默默地走开,不带任何声响。我错过了很多,我总是一个人难过

这个城市没有草长莺飞的传说,它永远活在现实里面,快速的鼓点,匆忙的身影,麻木的眼神,虚假的笑容 ,而我正在被同化。

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风景,听陌生的歌,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你会发现,原本费 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。

时间没有等我,是你忘了带我走 ,我左手过目不忘的的萤火,右手里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。

在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,我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,穿过紫堇,穿过木棉,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。

那些刻在椅子背后的爱情,会不会像水泥上的花朵,开出没有风的,寂寞的森林。

青春是一滩水,无论是摊开还是紧握,都无法从指缝中淌过单薄的年华。

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,谁是谁生命的转轮,前世的尘,今世的风,无穷无尽的哀伤的精魂.

我忘了哪年哪月的哪一日 我在哪面墙上刻下一张脸 一张微笑着 忧伤着 凝望我的脸。

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。

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风景,听陌生的歌,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你会发现,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。

那些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,被我们遗忘了。

歌声形成的空间,任凭年华来去自由,所以依然保护着的人的容颜不曾改和一场庞大而没有落幕的恨.

寂寞的人总是会用心的记住他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,于是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你 在每个星光陨落的晚上一遍一遍数我的寂寞。

我们微笑着说 我们停留在时光的原处 其实早已被洪流无声地卷走。

那些以前说着永不分离的人,早已经散落在天涯了。

遗忘 是我们不可更改的宿命。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没有对齐的图纸 从前的一切回不到过去 就这样慢慢延伸 一点一点的错开来。也许 错开了的东西 我们真的应该遗忘了。

我不喜欢说话却每天说最多的话,我不喜欢笑却总笑个不停,身边的每个人都说我的生活好快乐,于 是我也就认为自己真的快乐。可是为什么我会在一大群朋友中突然地就沉默,为什么在人群中看到个相似的背影就难过,看见秋天树木疯狂地掉叶子我就忘记了说话,看见天色渐晚路上暖黄色的灯火就 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方向...

那些刻在椅子背后的爱情,会不会像水泥上的花朵,开出没有风的,寂寞的森林。

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风景,听陌生的歌,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你会发现,原本费 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。

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,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来时的路,我不住的回首,伫足,然而 时光仍下我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。

总有一天我会从你身边默默地走开,不带任何声响。我错过了很多,我总是一个人难过

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风景,听陌生的歌,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你会发现,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。

这个城市没有草长莺飞的传说,它永远活在现实里面,快速的鼓点,匆忙的身影,麻木的眼神,虚假的笑容 ,而我正在被同化。

我回过头去看自己成长的道路,一天一天地观望,我站在路边上,双手插在风衣的兜里看到无数的人 群从我身边面无表情地走过,偶尔有人停下来对我微笑,灿若桃花。我知道这些停留下来的人终究会成为我生命中的温暖,看到他们,我会想起不离不弃。

在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,我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,穿过紫堇,穿过木棉,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。

我们微笑着说 我们停留在时光的原处 其实早已被洪流无声地卷走。

躲在某一时间,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;躲在某一地点,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,让我牵挂的人。

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,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,忘记了他的笑容,忘记了他的脸,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,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。

我就像现在一样看着你微笑,沉默,得意,失落,于是我跟着你开心也跟着你难过,只是我一直站在现在而你却永远停留过去.

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,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,被我们遗忘了。

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,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,忘记了他的笑容,忘记了他的脸,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,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liuxue86.com/a/2410973.html

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,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,被我们遗忘了。

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,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,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,看天,看雪,看季节深 深的暗影。

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东西,总一天会变得面目全非。时光没有教会我任何东西,却教会了我不要轻易地相信一个神话。

我每天都在数着你的笑,可是你连笑的时候,都好寂寞。他们说你的笑容,又漂亮又落拓。

不是每一次努力都会有收获,但是,每一次收获都必须努力,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不可逆转的命题。

我回过头去看自己成长的道路,一天一天地观望,我站在路边上,双手插在风衣的兜里看到无数的人 群从我身边面无表情地走过,偶尔有人停下来对我微笑,灿若桃花。我知道这些停留下来的人终究会成为我生命中的温暖,看到他们,我会想起不离不弃。

躲在某一时间,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;躲在某一地点,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,让我牵挂的人。

那些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,被我们遗忘了。

曾经也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可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,而那个笑容,就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,无法泅渡,那河流的声音,就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唱。

你笑一次,我就可以高兴好几天;可看你哭一次,我就难过了好几年。

我忘了哪年哪月的哪一日 我在哪面墙上刻下一张脸 一张微笑着 忧伤着 凝望我的脸 。

一只野兽受了伤,它可以自己跑到一个山洞躲起来,然后自己舔舔伤口,自己坚持,可是一旦被嘘寒 问暖,它就受不了。

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,谁是谁生命的转轮,前世的尘,今世的风,无穷无尽的哀伤的精魂. 最终谁都不是谁的谁。